新兴风情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67|回复: 1

七旬华裔越洋寻根问祖 亲表兄弟新兴喜相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26 22: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梁育光(前排左三)与七十余年素未谋面的亲表兄弟相认欢聚一堂
梁育光(左一)与梁铁山(中)在祖屋上香祭奠祖先
梁育光父子查看在老屋翻出来的梁氏族谱
    一位74岁白发苍苍的华裔,从未涉足家乡半步,仅凭父亲书信留下的“转交梁惠珍,新兴公平区公平乡山表新村,中国广东省”几行字,便开始了自己的寻亲之路。命运似乎有意巧合安排了这趟寻亲之旅,让这位古稀老人圆了寻根梦,最终让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一篇博客结下的不解之缘

    现年74岁的梁育光祖籍新兴县六祖镇根溪(根竹寮)村,1936年,刚刚结婚不久的梁育光的父亲梁亚苟,因时势动荡,迫于生计远赴南洋马来西亚谋生,一年后回国把妻子也接到了马来西亚。在马来西亚他们生育了梁育光等六个孩子。由于时势、政治等原因,自上世纪60年代与家乡亲人通信断开后,便再没有任何联系。2002年,梁育光的父母相继去世,未能回乡认祖归宗成为两位老人终生的遗憾。因为对故土的念念不忘,他们生前曾一再叮嘱儿子,告诉儿子家乡是中国广东新兴的“根竹寮”村,有个姑妈在新兴县公平区山表新村,以后要想办法带着儿孙们回去寻根问祖。

    一直身处异国他乡,期望能早日回乡寻亲的梁育光,对于自己的故乡到底在哪里,一直是心中苦苦不能解开的疑问。他只依稀记得父亲梁亚苟在世时,经常用家乡话提到过一个叫“根竹寮”的地名,称故乡就在那里。可是历经70多年的历史变迁,时迁世移,人事变更,家乡还有亲人吗?姑妈还在吗?到哪里去寻找“根竹寮”这个地方呢?苦苦找寻不到答案的梁育光,闲聊时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自己的儿子梁铁山。

    一次偶然的机会,梁铁山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感受根竹寮之美》的博文,结识了“禅风斋”新浪博客的主人甘培郁,似乎这趟寻亲之旅一开始就注定了与甘培郁结下不解之缘。梁铁山通过浏览甘培郁的文章,欣赏着美景如画的新兴根竹寮村,特别是看到“梁家庄”山门牌坊图片时,隐约已感觉到那里就是自己一直寻觅的故土,于是便用英文留下了如何到达根竹寮的问题。初时,甘培郁以为是一些网友看到根竹寮风景优美,想知道如何到达该地,加之不太懂英语,便简单回复了一句。然而,根竹寮这个地名偶然的出现,让梁铁山帮助父亲完成寻找故土的愿望出现了转机。于是,梁铁山便通过微博私信联系甘培郁,从交谈中得知,原来梁铁山并非是慕名前来游玩的游客,而是一名帮助父亲完成寻根问祖愿望的马来西亚籍华裔,甘培郁便把到达根竹寮的路线告诉了梁铁山,并约定在5月14日在新兴见面一同前往根竹寮。

线索巧合,终解身世谜底

    4月底,甘培郁因工作陪同央视《乡土》栏目摄制组到龙山旅游区附近的一家农庄拍摄节目,甘培郁虽已和农庄老板梁文才相识多时,但却不知他是根竹寮人。当介绍到一道叫“根竹寮鸡”菜肴的时候,才得知梁文才是根竹寮村的人,于是,甘培郁便把一对马来西亚父子到根竹寮寻根的事告诉了梁文才。听到这件事后,梁文才恍然想起自己的太公有个弟弟为了谋生漂泊到了马来西亚,这位来自马来西亚的老人极有可能是自己的亲人,希望甘培郁带这对父子到农庄见面了解一下。

    5月14日晚,甘培郁一行人来到了农庄与梁文才及几名同村兄弟见面。通过梳理、对比,事情似是而非,有不少地方吻合,但也有不符合。这时梁铁生拿出手机打开一张图片,是早年梁育光记载在日记本上的一个名字和地址“转交梁惠珍,新兴公平区公平乡山表新村,中国广东省”。梁文才的叔叔记得的确有一个姑妈嫁到山表村,然后随迁到佛山三水,但10年前已过世了,尚不清楚是否名叫梁惠珍,由于年代久远,疏于联系,很难再取得联系方式确认了。

    线索似乎就此断开了。在众人失望之余,梁文才的叔叔嘀咕着冒出一句,“我记得我姑妈似乎有个儿子叫邓炳光。”

    “邓炳光”三个字一念出,甘培郁便立刻条件反射追加一句,“邓炳光是否有个儿子叫邓培坚?”

    “是啊,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们认识?”大家甚觉奇怪,众人一下子又兴奋起来。

    原来,邓培坚在三水就读初中,刚好甘培郁与他曾经在同一所中学同班就读,他的父亲邓炳光与甘培郁的父亲同是三水地质队的工友,彼此也是新兴老乡,因此甘培郁认识邓炳光。后来因为各自搬家别处,自上世纪80年代末初中毕业后便没有联系了。线索似乎在这里又要划上句号。

    就在怏怏不乐之时,甘培郁似乎又灵光一现,想起邓炳光有个弟弟叫邓炳照,唯一知道的是他有一间旧屋在新兴县城体育路。追踪到这里,众人知道,能解开这个谜底的唯有找到邓炳照本人,从他口中寻找答案了。于是甘培郁连夜赶往邓炳照旧屋住处,心中也急着为这对马来西亚父子解开身世之谜。一路上,甘培郁猛然想起,邓炳照随儿子在县北的某小区居住,很少返回旧屋,能不能碰上邓炳照就只能看运气了。

    巧合的是,当甘培郁赶到邓炳照的旧屋时,邓炳照正欲上锁离开。甘培郁便将一对马来西亚父子回乡寻亲的事由告诉了邓炳照,事件到了梁惠珍是否是邓炳照的伯娘而推算不下时,邓炳照的回答却令人出乎意料。“我的伯娘并非叫梁惠珍,而是叫梁三妹,梁惠珍是我四婶。”

    原来,一起从根竹寮村嫁到山表村的除了梁惠珍外,还有同村的姊妹梁三妹。巧合的是,两人同时嫁给了邓姓的堂兄弟,同样随迁到了外地,梁三妹定居在佛山三水,而梁惠珍就留在了肇庆四会。邓炳照告诉甘培郁,自己的四婶已在10多年前离开人世,留下了一个儿子,名字叫邓国生,现家住在广州。最终,经过与邓国生取得联系后获悉,邓国生的母亲生前多次跟他说起,远在马来西亚有一位亲舅父,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曾经有书信往来,后来因为特殊的历史时期而失去联系,之后苦无线索无处寻找。

顺瓜摸藤,亲表兄弟欢聚

    原本以为故事就此告一段落,但梁文才推断,既然梁育光与自己不是同一房的,那应该是与同村另一房人梁法华有着至亲的血缘关系。遂联系上梁法华询问是否有亲人在马来西亚。而梁法华也从父亲梁根的口中得知,自己确实有一位叫梁亚苟的叔公在南洋,居住在新加坡,妻子的名字叫张三妹,身材矮胖。但是在梁法华的记忆中,苟叔公是到了新加坡,不是马来西亚,梁法华心中带着一团疑问,在电话里与梁育光作了简短的交流。当梁育光讲述的内容与梁法华从父亲梁根处得来的信息吻合时,梁法华无法相信,每年祭祖时,父亲都会提起的去了南洋的苟叔公的后人,自己至亲至近的堂叔与堂弟回来了。事后得知上世纪60年代时,新加坡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

    5月15日,这些从未谋面的亲表兄弟各自从广州、佛山来到新兴相聚。并在甘培郁及新兴风情网、县侨办和根竹寮村乡贤的安排下,回到了令三代人魂牵梦绕的故乡根竹寮村。在村中祠堂祭奠祖先之后,梁育光一行来到了父亲儿时生长的祖宅,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仿佛都带有父辈们以往的生活气息。  

    据梁育光回忆,父亲梁亚苟在上世纪30年代时,为了谋生,带着妻子下南洋马来西亚,想不到与家乡这一别,就再也没有踏足家乡。年幼时,只是偶然听到过父亲在新兴的故事,但片段很模糊。由于特殊时期中国大陆与周边国家地区处于封锁的状态,父亲与亲妹梁惠珍的书信来往都甚为困难,父亲无奈打消回家乡的念头,到临终前一直未能完成回家乡的夙愿。

    “这次成功回到家乡寻根问祖,兄弟团聚,帮忙最大的就是甘培郁先生,若然不是发生在甘培郁先生身上这么多神奇的巧合,寻根之路绝非想象的那么容易。毕竟在南洋的时间太久了,当时只是想回来村里看看,了却一下心愿,没想到有这样的惊喜!”梁育光激动地说。

    “当时写《感受根竹寮之美》这篇文章时,为了保持根竹寮原生态之美,所以沿用了根竹寮这个名字。现在根竹寮已改名为根溪,曾经也有一段时间称为梁家庄。因此,年轻人当中很少有人知道根竹寮这个名字,如果我将根竹寮换成根溪,情况又会是如何呢?这个寻根的过程在梳理、确认的过程中,很多事情以巧合的形式出现,让人觉得,冥冥中似乎有种力量在帮助,真可谓曲折而传奇!前后不过三天时间,就有许多惊喜与感动发生。”甘培郁笑言,他自己也想不到一篇微博帮助了一对马来西亚父子完成寻根问祖的愿望。

    “当我一踏入根竹寮,已经隐约感受到父亲的家乡就在这里,我是这里的人,我已经回到了最根源的地方。想不到我的感觉是对的,一连串的巧合安排,似乎命运有意安排我们父子与新兴根竹寮的乡亲重逢团聚。”梁育光紧紧握着记者的手说,“踏入根竹寮时的那种心情没办法可以形容!”可以看出,老人与未曾见过一面的亲人团聚的心情很兴奋,很激动。

    5月18日,梁育光父子离开了故土新兴。在马来西亚,他们带来的是希望,在中国,他们带走的是收获。他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8 08: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值得学习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兴风情网 ( 粤ICP备13061600号  

GMT+8, 2019-10-23 21:13 , Processed in 0.21840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